文章
  • 文章
搜索
期刊信息
更多

《太阳能》《太阳能学报》

  创刊于1980年,

  中国科协主管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主办

《太阳能》杂志社有限公司出版

《太阳能》杂志:

  Solar Energy

  CN11-1660/TK  ISSN 1003-0417

  国内发行2-165  国外发行Q286

《太阳能学报》:

  Acta Energiae Solaris Sinica

  CN11-2082/TK  ISSN 0254-0096

  国内发行2-165  国外发行Q286

详细内容

陶冶:2021年风电加光伏规模将达到80GW

3.jpg

        文字实录:

        

        感谢论坛的邀请,感谢王所长的介绍。非常荣幸来参加这样一个论坛,短短的一点时间,我想谈一下自己对于当前新能源发展,特别是光伏企业目前发展的理解,希望有助于我们行业作出自己投资方向的判断。

        

        正如刚才各位领导和头部企业的领导所谈到的,我们在过去一个多月以来,整个新能源发展的外部环境出现了重大的变化,以30年碳排放提前达到和60年碳中和的目标,新能源发展的预期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道路。对于30、60目标的理解,应该从三个方面去做,第一个方面,我们确实从量上,从决心上坚定了中国要走一条低碳发展的道路,也就是说对于新能源行业来说,从原有过去十几年的规模化发展道路,不断以光伏风电为代表的新能源探索,我们到底以什么样的节奏、频率、在哪里干什么,到现在我们在碳减排这样一个大旗下,我们的环境技术怎么样适应发展的刚性。当然,对于我们新能源自身也提出了很多发展诉求,但对于未来发展的目标,从现在开始毋庸置疑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我们未来的发展是一个分阶段的,并不是从9月22日习总书记在联合国大会发表完之后,明天开始整个节能减碳进入到节衣缩食的发展阶段,未来仍然有一段持续发展的阶段,到30年和35年先后实现碳排放和能源消费总量之后,再用三十年的时间,实现整个碳中和,当然这个挑战是比较大的。

        

        第三个,碳中和这个问题对于我们意味着什么,是整个人类活动当中碳排放达到碳中性,对自然的干扰为零。其实翻译成我们能够理解的话,到2050年以后,我们能源系统的二氧化碳直接排放几乎为零。而对于电力系统当中,要求零碳的步骤更早,可能到2040年左右,更多的是由于清洁能源开发。

        

        对于未来,虽然说可以通过进一步节能的手段来降低直接二氧化碳的排放,但显然在2030年之前,整个能源需求还是要保持一定增速的。当下我们大数的能源是49.4一吨标煤,到“十二五”琢磨还需要50亿吨标煤左右,到50、60年仍然要保持50亿吨的标煤,说明转结构才能真正推动碳减排的核心手段。

        

        到2019年底,我们整个煤炭的消费经过这么多年的煤炭总量控制,煤炭仍然在一次能源消费当中占有59%,第一次下降到60%,但仍然有59%。在整个碳中和的目标下,到2060年左右,整个煤炭消费最多在5%以内,整个可再生能源,加上核电构成的非化石能源占比在全部能源消费当中达到85%以上,只有这样才能实现碳中和。说了这些宏伟目标之后,我们更多的是分析当下新能源意味着什么?我们目前虽然没有最后的定论,但显然能够发现风电和光伏要比原有的速度实现更快的发展,除了外部环境的刚性需求以外,也离不开我们行业自身的推动,包括我们的技术进步,包括在综合能源服务当中,作为重要的核心技术。现在所谓的全面平价是生产成本在上网侧与煤电基本相当,下一步要实现系统成本跟煤电基本相当,标志着新能源对于煤电行业来说进入到一个存量替代的发展阶段。当然,储能技术,新能源汽车、5G技术等等一系列推进了新能源以更低的成本生产,意味着灵活侧在以更低的成本在消费,在终端推进电力需求,扩大供给侧的新能源的电力技术的拓展。

        

        在未来的刚性量化目标下,我们正在讨论到2025年实现什么样的目标,是否有必要提前实现20%的非化石目标,这都是当下热议的议题。从去年的下半年到现在,“十四五”规划编制应该有一年左右的时间,我们按照原有的既定目标,最少在“十四五”期间,2025年也要实现非化石能源占比达到18%到18.5%。如果相应新的诉求对产业链起到更强的引领作用的话,我个人认为到2025年至少非化石能源目标达到19%以上,这是讨论“十四五”期间对于光伏风电刚性发展的很重要的条件。

        

        在考虑到可能的煤电、水电、天然气、生物质能等等发电技术以外,新能源在“十四五”期间甚至是“十五五”期间得到更为快速的发展。截止到今年9月份,整个可再生能源在全部电力当中的装机容量占比达到了40%,如果要实现非化石能源19%到20%的话,装机目标从下一个五年达到50%,再用一个五年达到60%。我们的电量,2019年底可再生能源发电量不到28%,这个目标到2025年提高到32%,2026年提高到42%,特别是以非水可再生能源的电力,2019年是10.2%,这一指标到2025年达到18.9%,不单单我们能够看到说用了六年的时间提升了8.7个百分点,更重要的是当全国实现10.2%左右,很多省份已经超过了20%,我们有理由能够相信,如果全国实现19%的话,我们很多省份非水可再生能源要超过25%,甚至接近30%。这对于电力系统来说,包括储能技术,灵活性需求,灵活性响应,包括电力市场机制,都需要有一个尽快相应变化的诉求。

        

        从2060年“十四五”再回到今年,当下截止到三季度底,从光伏行业的并网装机速度来看,我们已经弥合了今年上半年由于宏观条件导致的延期。截止到今年9月底,我们预期完成了全年新增装机容量的一半,装机量达到1870万千瓦,四季度要完成全年预期装机的一半,大概有19GW左右,挑战还是比较大的。考虑到风电光伏,如果能够预计完成19GW,整个今年的光伏并网大概是40GW,今年光伏加风电大概是72GW左右。无论从已有的19年和2020年参与有补贴竞价项目落表项目和本身出于开发目标申报的平价项目,对于光伏来说,5500多万的平价项目资源是在的,在可开发项目规模上,在2021年光伏项目的可开发项目规模不低于6000万。当然是不是干,怎么去做,这跟产业链方方面面有关系,我们的设备组件是不是能够降到支撑这一实现平价的合理收益率的价格水平,我们仍然要观察明年的项目规模跟开发的成本,这有一个很大的直接关系。

        

        如果要实现非化石能源发展目标,实现在一个稳定的脱碳的发展路径上,在“十四五”期间风电加光伏确实需要90到100个GW左右的开发规模。但显然,无论是技术上,还是政府的政策上,还是说行业管理上以及电力市场建设和电网公司的能力上,都需要一个过程,很难用一步或几个月的时间形成一个非常完整的有效支撑整个“十四五”发展的机制,从当下70个GW的数量级仍然需要一个过渡段,我个人觉得明年应该在80个GW风电加光伏。

        

        但是从9月底来看,确实很多光伏的数据发生了深刻变化,包括我们在布局上面,更多的像三华地区,包括无论是新增光伏还是存量光伏项目,分布式的占比都非常高。我个人的测算认为“十四五”期间,分布式光伏很有可能达到50%。当然在发展的过程中,电量在增长,规模在增长,显然我们把科学运行和合理弃光率放置在行业的发展前面,如果我们预判到今年的新增装机规模不能有效控制弃光和弃风率的话,宁可不上,这是我们未来政策发展的逻辑。从今年1到9月份,弃光率控制在1.7,只有西部的数个省份超过5%,全国的弃光率控制在1.7,应该说是比较好的。户用的问题,现在我们装了5点几个GW,今年的户用光伏最终在7GW以上,户用其实是非常好的板块,如果有可能的话,明年对于户用光伏将持续得到政策的支持,这是一个成本花费不太大,但让一个产业健康发展的政策举措。

        

        当然未来对于“十四五”来说,大家都在说开门办规划,十九届五中全会要讨论国民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纲要,显然能源电力规划当中,对新能源的发展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希望大家持续的关注,而且“十四五”规划作为提出30、60年目标以后意义是十分重大的。当然,对于下一步的政策,还要关注平价政策下一步的走势,从存量补贴的解决以及对地方的竞争性资源配置的方式方法,以及从电力市场当中如何让新能源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包括光伏存量项目后运维时代的技改等等,还有平价项目的二十年PPA怎么去签,这都是我们在下一个阶段,从政策、机制、行业管理研究要做的核心工作。

        

        我希望有机会再跟大家作深入的交流,我今天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太阳能》 杂志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1-2011 京ICP备10214260号-2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472号


技术支持: 酷站科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