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易跃春介绍,在不同阶段,国家对“领跑者”的要求明显不同,不过从总体发展趋势来看,“光伏领跑者”更侧重于技术的进步和成本的降低。

据他介绍,第一批“领跑者”对技术能力的考量占到了15%,第二批新增了电价因素,并且电价与技术能力在整体考核中的占比更具优势,均达到30%。而第三批领跑者技术和成本门槛进一步提升,在应用领跑基地方面,技术能力和电价水平比第二批再提高了5%,分别占到35%;而技术领跑基地,技术与产业先进性更是占到了55%,比第二批技术要求提高了25%。

“领跑者”项目严格的门槛限制,使得中标电价往往比当地的光伏标杆电价低出一大截。以第二批“领跑者”为例,对比当地的光伏标杆电价,这些基地平均中标电价下降幅度大多都在15%~30%之间。

易跃春不无感慨地表示,“领跑者”设立的合理竞争模式,“把企业的精力从以前的拉指标、拉项目,拉回到了降成本上,让企业把能力都展现在开发建设和运行管理上了,这对前期土地成本和基础设施建设成本的降低,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影响光伏发电成本的因素有很多,除了前期的产品造价以及项目建设成本,还包括后期运行中的组件转换效率、衰减等。华为智能光伏业务部中国区常务副总经理卞长乐就曾提到,光伏电站发电量每提升1%,度电成本就可以降低7厘钱。采访中有业内人士表示,若不考虑硅料、硅片等环节,组件制造企业的毛利率只有百分之十几。近年来,受原料价格上涨影响,从制造角度降本增效作用空间十分有限。所以,千方百计提高光伏组件转化效率成了许多企业发力的重点方向。一些相应的先进技术也脱颖而出,被应用到领跑者基地中。

单就产品而言,电池材料品质、采光角度、逆变器的效率都会影响组件转化效率。从电池材料方面看,据易跃春介绍,PERC、黑硅、N型等电池技术在领跑者基地内都有高比例应用,这促进了前沿技术产品的快速产业化。

例如,PERC产品是目前发展较成熟、产业化程度较高的高效电池技术。晶澳大同领跑者项目2016年9月到2017年8月的数据证明,PERC单晶组件实际发电量比常规多晶组件发电量高2.9%左右。这吸引了包括晶科、阿特斯等一大批企业对其进行重点布局。截至2017年底,PERC产品在全球的量产规模已达到20GW。

另一种N型单晶则基本没有光衰,这使得其电池寿命长,从而使发电效率得以提升。

另外,以双面采光来提高发电量的双面组件技术,在第三批领跑者中也是应用的热门。这一技术最多可提高40%的发电量(据华为验证)。在这些技术基础上,业内又开发出了PERC双面组件、N型单晶双面组件等产品。

此外,领跑者对发电成本和技术的高标准要求,还带动了逆变器、支架等系统设备新技术的开发。如华为等企业开发出的智能跟踪支架,以跟随太阳移动而自动调整电池板角度提高发电效率的技术特色,也成为目前行业发展的一个新趋势。

可以说,目前中国的光伏产品制造技术和创新能力,已经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工信部数据也显示,2017年,中国光伏产业链各环节生产规模全球占比均超过50%。

非技术成本有待突破

需要注意的是,中国的光伏电价仍与国际最低电价存在一定差距。在2017年10月沙特阿拉伯北部一个300MW的光伏项目竞标中,阿布扎比未来能源公司联合法国EDFEnergiesNouveles报出了1.79美分/千瓦时的25年长期合同电价,折合人民币0.12元/千瓦时,这是目前全球最低的光伏电价。

对比沙特阿拉伯,中国的光伏电价究竟高在了哪里呢?东方日升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洪表示:除去日照好这一客观因素,沙特政府在税收、土地、并网等方面给予的一些补助,为其降低了发电成本。

在业内看来,目前阻碍光伏成本下降的因素主要集中在非技术成本方面,包括征地成本、融资成本、税务以及并网成本等。工信部电子信息司电子基础处处长王威伟曾提到,随着技术水平不断提升,光伏发电成本快速降低。从2016年到2017年,光伏组件的价格降幅接近21%,系统设备投资成本也下降至5元/瓦。但是非技术成本上升过快,很大程度上抵消了技术带来的红利。以土地成本为例,据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时瞡丽介绍,国外在投资阶段投入的土地费用并不高,主要用于支付每年的土地租金。但在国内,由于地方的土地政策不明确,税费标准执行也不统一,多年的征地费用大多都是一次性付清。

“有些地方政府要求一次性缴纳20年的租金,这意味着企业要一下拿出几千万元来支付,这些成本都不是一般企业所能承受的。”协鑫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徐阳曾向媒体诉苦。这就造成了越是经济发达的地区,土地越贵、光伏装机量越少的局面。他表示,土地已成为掣肘光伏投资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因而有光伏企业人士建议,国家相关主管部门应对光伏用地明确土地性质,制定具体的土地费用标准以及统一的土地税费,以帮助光伏企业减轻负担。

另外,国内融资成本过高也是阻碍光伏发电成本下降的一个重要因素。建电站一般都需要融资,据刘勇介绍,业内多是自己投资20%~30%,剩下的都依靠融资解决。“中东电价成本为什么能做到1毛多钱?因为那里的资金成本非常低,只有一到两个点,所以降低国内的融资成本才是未来光伏产业持续降低度电成本的关键。”

那么目前国内融资成本是多少呢?《中国光伏产业融资报告(2017)》显示,2016年民营企业融资利率在7%~8%。2017年4月之后资金紧张,利率走高,年化10%的也不少见。

对此,隆基乐叶光伏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王英歌建议,开发银行或商业银行应该对光伏等绿色能源制定一些贷款,加大对新能源的金融政策支持,以此减轻企业建设电站的负担。

国务院参事、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名誉理事长石定寰表示,如果国家相关主管部门的政策更加协调一些,政策力度有较大的提高,国内光伏将很快达到平价上网。“这就需要各部门协调一致,从而落实为具体的行动。”

来源:工人日报


2018年03月14日

陈锦石代表建议大力推广光伏等绿色能源
2018年全球光伏组件需求量到底会有多少?

上一篇

下一篇

技术上已无障碍 光伏发电平价时代来临

添加时间:

来源:太阳能网  

联系我们



微信号:tynzz1980

电 话:18510330733


本站微信

本站微博

微博昵称:

太阳能杂志1980


本站原创

行业新闻

企业风采